关闭
Email Address 电子邮箱
AMNUA科普丨科技,让艺术不朽?美术馆数字化的社会功能与必要性

日期:2015-07-14
地点:南艺美术馆


美术馆数字化的社会功能与必要性分析不是做不做的问题,是怎么做的问题


毋庸置疑,中国将迎来一场移动信息化革命,不管接受与否,这场革命都必将强势地冲击行业的传统模式,同时在本质上改变人类原有的思维习惯。随着经济发展,文化市场必然走上专业化、智能化的道路,而对于美术馆(博物馆)数字化的改革研究,对于从业者来说已然是十分紧迫的命题。



实现展示的原空间共时性




数字美术馆(博物馆)的工作原理是将艺术品进行数字图像化、3D化,并在三维虚拟美术馆中展示。独立的虚拟展是实体展的嫁接,虚拟美术馆是实体美术馆的重要补充和延伸。在实体美术馆中受限的媒体、音视频、虚拟特效和难度大的场馆改造,都可以轻易在虚拟展中实现(如Art Project powered by Google谷歌艺术计划)。


艺术家对空间、效果等多元需求的实现途径




20世纪以来,艺术家对展示效果提出了更为多元和综合的要求,艺术品也只有存在于完整的展示空间才算实现了艺术价值。目前,大多数实体美术馆都无法更全面地实现和延展艺术家对展示空间的多元需求,而数字美术馆则能够实现所有的预期创意,同时还能实现更详细的展品解说和数据归纳,将展览的预期目标最大化。数字美术馆的展示方式具有以下三个特征:


  • 想象性:为艺术想象创造更为广阔的空间,将艺术家的创想与计算机图像学、人工智能等带来的艺术效果有机结合,以产生沉浸性体验。

  • 交互性:参与者可以自由穿过无限扩展的场馆空间,还可以随时与艺术家和作品产生直接交互;

  • 沉浸性:参观者在感受艺术作品时,可以保持前后景之间正确的同时关系,给参观者带来身临其境的强烈感受。


突破实体馆有限的时空,以最小成本实现效果最大化



实体美术馆(博物馆)主流的展示方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对艺术史的研究方法和成果。展馆基本沿用时间顺序、艺术发展风格、材料和门类等线索对艺术品进行排列和研究,然而其展示空间局限于已有的建筑实体空间,同时展期必然是有限的。数字美术馆可以同时进行无数不同需求的展览,不受规模、展期的任何限制,高端的优秀展览甚至可以根据政府和大众的需求永久展示。


数字美术馆(博物馆)能够以最低廉的成本实现最多的展览,并且能更加广泛地拓展美术馆的社会服务体系。美术馆(博物馆)的教育功在大众足不出户的前提下就能实现,并且直接避免观众对建筑、设备和展品的损坏。


完整的学术研究平台,具有广阔的社会教育功能



20世纪以来,新兴美术馆逐步失去了传统美术馆深厚的“私人收藏”特质,在增长的美术馆收藏能力和有限的艺术品之间,必然会出现不可调和的矛盾,这是导致收藏系统完整性缺失以及艺术史研究局限的主要原因。在传统美术馆观念中,美术馆只展示、陈列和收藏成名艺术家的作品,而这些作品的价值更多体现在“物质性”,而不是“精神性”,这种观念导致了当下的美术馆和画廊之间功能混淆。


在数字的虚拟空间中,包含了大大突破实体馆展览的丰富内容,包括更加详尽的展品数据、即时的讨论和相关资讯的互动,这些内容都能成为美术馆(博物馆)社会教育功能的补充和延伸,同时也能为艺术史的研究保留第一手资料。运用云技术更加智能地对数据进行分析和保留,实时开展虚拟学术研讨会,能有效地吸纳国际艺术动态,推动艺术创新的广阔平台。


数字馆社会教育功能的实现就是建设虚拟数字校园,实现公众对文化艺术的普及教育,有时效性地吸引不同年龄、不同层次、不同职业、不同背景的公众参与,从基础层面推动美术馆(博物馆)的实质教育。



数字化要紧密结合美术馆(博物馆)网站建设




数字建设的终极目标,是通过网络将美术馆(博物馆)的参观人数、参观质量和社会服务、藏品保护、数据库建设、公众教育、技术研发实现有效结合,因此数字化必然与其网络建设紧密相连。


数字馆能够很好地配合实体馆促进国内外艺术家、艺术机构、艺术活动之间的良性互动,打破大众与美术馆之间,艺术实践、展览空间和观众之间,观众与艺术家之间的界限,更多元地丰富网站内容,增强访客、艺术家、美术馆之间的交流互动。突破时空的限制后,访客可以24小时从全球任何方位参观、体验正在进行的展览或研讨,极大地增加了访问量,拓宽看受众面,真正地实现美术馆(博物馆)在全球范围的宣传和拓展。在数字时代,观众已不仅仅满足于在现实中看到展览,而是更渴望一个全天开放的新型美术馆。


随着我国美术馆(博物馆)信息化建设的开展与深化,数字美术馆(博物馆)建设已形成广泛共识,并越发引起业界重视。但由于我国数字美术馆(博物馆)建设个体独立、封闭的发展现状,不但大量的数字化资源没有进入互联网空间,未能实现信息资源的应用服务,即使已经进入网络空间的数字化资源,也处于孤立状态,“数据孤岛”广泛存在。跨地域、分布式的数字美术馆(博物馆)资源共享依然停留于纸面。